统计公报

现代商业蓬勃发展 消费品市场繁荣活跃——新中国成立70周年绵阳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四

发布日期:2019-09-30来源: 统计局作者:tjjfwyk阅读次数: 字体:[  ]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绵阳消费品市场经历了一个逐步发展壮大的过程,在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快速发展的大环境下,消费品市场始终保持着繁荣活跃、稳定增长的良好运行态势。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不断深入和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消费品市场繁荣,商品丰富,市场秩序日渐规范,消费结构升级换代,新兴业态层出不穷,多元化多层次的格局逐步形成,市场规模和市场容量成倍扩大,2018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149.48亿元,与1949年相比增长了1858.1倍,年均增长11.5%。

一、消费品市场发展的沿革

绵阳消费品市场的发展,可划分为三个历史时期。

(一)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时期(1950-1957年)

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给中国人民留下的是一个混乱不堪、生产力低下、商品匮乏的萧条市场。1950年1月1日,绵阳全境解放后,工农业基础非常薄弱,所需的重要生产资料和一些生活必需品,都要依赖调拨。1950-1952年,全市商品购销有较大幅度地上升,但私营商业仍然占主导地位。物资管理采用苏联模式,对主要物资实行大行政区统一平衡,差额由中央调拨,主要物资的分配由省财委负责,其他物资由产需双方直接购销或由商业部门经营供应。

“一五”期间(1953-1957年),党和政府开始着手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就是把私营工商业逐步改造成为国营工商业,把生产资料私有制转变为公有制,消灭资本主义剥削。到1957年,资本主义工商业成功转化为社会主义工商业,初步形成了以国营商业为主,个体商业和集市贸易为辅的市场格局。这一时期,绵阳市的物资供应分配执行“统一计划、全面安排,保证重点、兼顾一般”的方针,对中央统一分配的物资实行统筹统支,按隶属关系进行申请和分配,由工业主管部门按照分配计划,直接供应到企业,计划与市场得到有效结合,城乡市场初步繁荣,物价趋稳,这标志着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的基本完成和全市商业发展的第一个历史时期的结束。

(二)社会主义公有制商业的建立与发展时期(1958-1978年)

对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的完成,为社会主义公有制商业的建立与发展打下了初步的基础。在此基础上,伴随着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以计划经济为主导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商业与市场获得了较大的发展。这一历史时期一直延续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此期间,虽然经历过“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的非常时期,对商业和市场的发展起到一定的阻碍作用,尤其是个体商业的发展,基本上处于被遏制状态,但从总体趋势看,以计划经济为主导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商业和市场仍然是快速、稳步地发展。195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有1.25亿元,到1978年增加到3.99亿元,增长了2.2倍,年均增长5.7%。这一历史时期的主要特征是公有制经济占居绝对的主导地位。资料显示:在197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通过国营商业和供销合作社销售的零售额占90%以上,真正形成了公有商业的“一统天下”。在这一历史时期,生产资料被认为是“非商品”,只能通过计划来调拨,不能进入市场流通,生产资料市场处于“空白”状态。

(三)改革开放以来市场快速发展时期(1978年至今)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为我国经济与社会发展树立了一个新的里程碑。改革开放方针的确立,给我国经济与市场的发展打开了前所未有的广阔空间。从1978年开始,针对原有流通体制的种种弊端,中央决定开展商业改革,主要内容为:坚持以市场为取向,扩大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调整和改革农产品和日用工业品购销体制;调整社会商业结构,恢复、发展农村集市贸易,鼓励支持集体、个体等多种所有制商业发展,将一些适合集体、个体经营的国营小型商业、饮食和服务企业转为集体或个体所有;通过试行经营责任制、经营承包责任制和“改、转、租、卖”等方式,加快国营商业企业改革步伐。由此直接带来的效应是,城乡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市场繁荣活跃。中央明确提出“社会主义经济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后,1985年我国商业体制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取消了农产品的统购、派购制度,结束了30多年对主要农产品统得过多、管得过死、价格偏低的局面,恢复了农产品的商品属性,扩大了市场调节范围。1992年,党的十四大提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随后,国内市场发展速度空前加快,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流通格局被逐步打破;消费品市场体系初建框架;生产资料作为商品进入市场流通,填补了生产资料市场的“空白”;非国有经济商业异军突起,打破了公有商业的“一统天下”;外商开始进入中国市场。1999年,互联网出现购物市场以后,电商逐渐红遍大江南北,特别是2010年以后更是掀起了网购热潮,网上购物已经成为大多数年轻人热衷的购物方式。这一时期国有商业改革不断深化,商品流通市场化水平不断提高,流通领域多种经济成份共同发展。

二、辉煌成就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绵阳消费品市场建设取得了迅猛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更是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一)全市消费品市场繁荣和兴旺

70年来,新中国成立初期满目疮痍、混乱不堪、商品极度匮乏的市场不见了;计划经济条件下,流通渠道单一,供应短缺、运行僵滞的市场也不见了;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不断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的,在繁荣经济、促进商品生产与消费,提高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崭新的市场。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增幅不断创新高,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0年迈出七大步,从1949年的6138.00万元,逐步登上1亿元、5亿元、10亿元、50亿元、100亿元、500亿元、1000亿元七个台阶。1953年突破亿元大关,达到1.01亿元;1980年突破五亿元大关,达到5.65亿元;1985年突破十亿大关,达到10.57亿元;1994年突破五十亿元,达到50.20亿元;2000年突破百亿,达到102.07亿元;2011年跨越五百亿元,达到521.11亿元;2017年跨越千亿元,达到1112.48亿元,创下历史最高水平,市场规模实现标志性突破。


(二)市场供应充裕,买方市场逐步形成

一是市场供给能力大大增强。自1950-1978年,在“左”的思想影响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下,我国工农业生产时起时伏,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受到阻碍,呈现出典型的“短缺经济”特征,表现为市场需求大而供给严重不足的强烈反差,供求矛盾主要依赖计划平衡,商品实行凭票限量供应,居民生活极为不便。改革开放以后,全市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经济总量大幅增长,社会供给能力大大增强,市场供求总体格局发生了根本性转变。自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供求格局变化的第一阶段),市场商品供应增加,逐步取消票证,结束了商品供应的匮乏状态。改革初期实施优先发展农业、轻工业的政策,使我国的农产品、轻工产品的供给能力迅速改善,鲜鱼、蔬菜、烟酒、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及家用电器等商品的供应票证首先取消。1983年,我国取消了30年之久的布匹定量供应,布票进入“历史博物馆”,紧接着食油、粮食的定量供应也于1985年和1992年先后取消,粮、棉、油定量供应的终止,意味着中国居民的基本生活品供应已告别了短缺时代。

二是买方市场形成并不断巩固深化。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被长期压抑的生产力得到充分释放,全市经济持续快速稳定发展,经济总量大幅度增长,商品生产能力空前提高,社会供给能力增强,消费品品种琳琅满目,吃、穿、用商品应有尽有,品种品牌不断更新换代,质量档次显著提高,供不应求的商品迅速减少,大部分商品生产能力出现过剩,绝大部分商品敞开供应,开始出现第二阶段的变化,即由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化。据原国内贸易部商业信息中心统计,1997年,在613种主要商品中,供求平衡的有408种,占66.6%,供大于求的有195种,占31.8%,而供不应求的仅占1.6%;到1998年上半年,供不应求的商品为零,买方市场的形式在继续巩固和深化,许多商品和生产资料的资源供给增长都超过同期的需求增长。

(三)市场需求旺盛,消费规模不断扩大

一是市场需求持续保持旺盛。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绵阳经济的发展,城乡居民收入显著增加,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78年的333元增加到2018年的34411元,增长102.3倍,年均增长13.8%;农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由1978年的174元提高到2018年的16101元,增长91.5倍,年均增长12.0%。由于居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人们的消费观念和消费心理发生了根本变化,丰富的商品使人们的即期购买欲望增强,市场始终保持旺盛的需求,2018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22854元,是1978年的73.7倍,年均增长11.3%;全市农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2676元,是1978年的66.7倍,年均增长11.1%。

二是消费规模不断扩大。市场需求持续增长,带动消费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149.48亿元,是1949年的1858.1倍,是1978年288.5倍;从人均来看,2017年人均消费品零售额突破20000元,达到20723.46元,2018年达到21437.46元,是1949年21.63元的991.2倍。改革开放以来,绵阳农村劳动力大量向城市转移,城市化进程加快,在中心城区和江油市的有力带动下,城市市场发展快于农村市场。2018年全市城镇市场实现消费品零售额738.39亿元,比1949年增长5571.8倍,年均增长13.3%,比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幅快1.8个百分点,占全市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由1949年的21.6%提高到2018年的64.2%。与此同时,随着城乡统筹、以工补农、以城促乡等一系列新农村建设政策措施的出台,农村经济迅速发展,特别是“万村千乡市场工程”和“双百市场工程”的实施,极大地改善了农村流通状况,为农村消费品市场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城乡市场发展差距逐步缩小,呈现出城乡市场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可喜局面。

(四)现代商业体系基本建立并逐步完善,新兴业态蓬勃发展

一是现代商业体系基本建立并逐步完善。1978年以前,我国商品批发体制按行政层次一、二、三级设立批发站,零售企业由地方的专业国营零售公司设立,环节多,流转慢,效益差。上世纪80年代取消了各级商业专业公司,取消了批发零售按“一、二、三、零”封闭式的经营。1992年以后,各地大力发展大宗工农业生产资料、农副产品、日用消费品和再生资源回收、文化音像等商品批发市场。加强物流配送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社会化的“第三方物流”。城乡零售市场不断发展,商业企业改变了过去陈旧落后单一的经营方式,逐步向现代化经营方式迈进。商业经营形式发生巨大变革,多种零售业态共同发展,如超级市场、便民店、专卖店、购物中心、仓储式商场、无店铺销售、集购物休闲娱乐餐饮及文化功能于一体的大型摩尔等,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原有的百货店等业态,逐渐摆脱旧的模式,焕发出新的生机。在城市,一座座具有时代气息和多种服务功能的大型综合商厦不断涌现,精美的装潢,一流的设施,丰富的商品,优质的服务,使广大顾客在购物的同时,享受着现代生活的时尚。

二是商业业态向多元化转变。建国后,绵阳地区商业业态单一,经营方式传统,经过70年的发展,除百货店、商品市场以外,以连锁经营为基本特征的大型超市、购物中心、便利店、专卖店、大卖场、折扣店、特许加盟店以及无店铺销售方式的电视购物、网上购物等,呈现出百花齐放、百业竞呈的态势;产销结合、科工贸结合、国际国内市场相对接、品牌经营等先进营销方式在商业领域已经普遍;以万达、百盛、凯德、新世界、沃尔玛、家福来等为代表的一批限额以上贸易企业迅速崛起;医药、石油、家电等行业企业建立起物流配送中心,连锁药店和超市正伸向社区;各类生活服务网点,既为绵阳市商品货畅其流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也为消费者提供了便捷的购物与消费环境。

三是网络市场迅猛发展。网络消费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迅猛发展。进入21世纪,由于它的便利性及价格上的优势,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追捧而发展迅猛。网络销售保持着十分抢眼的增长态势,以明显高于传统消费的增长速度,领跑整体消费品市场发展。绵阳积极部署以“全企触网、全民入网”为主要目标的工作,促进电子商务和“互联网+”的快速发展,O2O这种新型商业模式正在加紧布局,线上线下有机结合;同时,很多大型电商巨头加紧渠道下沉速度,大力布局农村电商,农村居民网购比例持续增长,成为网络购物新亮点。2018年,全市限额以上单位通过互联网实现的商品零售额49.50亿元,同比增长32.7%。

(五)消费层次跃上新台阶,消费结构升级明显加快

一是消费方式由需求型向品质型转变。在计划经济条件下,由于商品短缺消费者没有选择的余地。改革开放以后,伴随着经济快速发展,结构不断优化,商品品种和数量增多,质量档次明显提高,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日常消费也逐渐开始由需求型向品质型过度。“四大件”(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逐渐成为历史,手机、电脑、汽车和房子成为新“四大件”,以服装、化妆品、体育、娱乐、健康等为主的时尚类消费大幅增长。尤其是随着消费升级换代速度的加快,消费者在购物消费方面的自由度和选择空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从基本生活品到发展、享受消费品,从以吃、穿为主到住、行为主,消费结构由衣、食消费在向住、行消费转移,并步入快速转型期。特别是以手机、计算机为代表的IT商品,方便居民出行的汽车,用于改善人们居住条件和生活质量的住房装饰商品、家用电器等商品大量增加,同时,如保姆、月嫂、保洁等服务性的消费已经被很多消费者悄然接受,真是今非昔比,极大的彰显了建国以来消费内涵由需求性面向品质型的深刻转变。

二是新的消费热点不断涌现。2017年全市GDP突破2000亿元,标志着全市国民经济发展开始进入新的加速成长阶段,居民消费结构向发展型升级的趋势更加明显。居民消费中扩张最快的一些新兴领域主要集中在:以移动通讯和信息为代表的通讯信息消费;以私人汽车为代表的交通消费;与住房相关的商品消费;以教育、旅游为代表的精神文化消费。在全市消费品市场上出现了与上述消费领域相关的热点商品持续旺销的发展格局,成为全市消费品零售总额快速增长的重要增长点。2018年,全市限额以上批发零售企业16类主要商品零售中,增速最快的分别是中医药品类、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粮油、食品、饮料、烟酒类、化妆品类、家具类、油及制品类,分别达到25.5%、23.7%、17.9%、17.8%、17.6%、16.1%,尤其是汽车消费快速进入老百姓家庭,2018年汽车销售额实现零售额100.30亿元,占限额以上单位实现零售总额的份额达到28.9%。一些新型高科技产品、消费比重不大的升级消费品,已逐渐成为市场新宠,如家电和音像器材、金银珠宝、通讯器材等。

三是住餐消费份额逐年提高。建国70年来,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节奏的加快、生活方式的改变,居民外出就餐、亲友团聚的次数增加,社会上各种类型的公务、商务活动频繁,旅游市场的快速发展等综合因素的共同作用,住宿餐饮业零售额一路走高,始终保持着持续快速增长的态势,呈现淡季不淡、旺季更旺的局面,住宿餐饮消费成为拉动消费需求稳定增长的重要力量。连锁经营和特许经营的餐饮业不断涌现,各种中餐馆、火锅、烧烤、小吃以及特色餐饮等餐饮业随处可见,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等送餐方式的改变更是加快了餐饮行业的升级。2018年住宿餐饮业实现零售额205.19亿元,比1949年增长了3319.3倍,比1978年增长了681.8倍,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由1949年的10.1%上升到2018年的17.9%。


(六)市场主体呈现多元化,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一是流通主体向多元化发展。建国初期,市场流通主体单一,改革开放后,在市场准入、资金信贷、经营范围等方面采取放开、优惠等政策措施,对集体、个体、私营商业发展给予大力扶植,促进了多种经济的蓬勃发展。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政府又及时开启外资进入零售商业的闸门,使得外资及外埠商业大举进驻绵阳,如富安百货、富临百盛等纷纷落户,合资或独资经营零售商业和饮食业,使流通市场主体构成出现新的历史性变化。对大中型国有商业企业实行股份制改造,全面推行政企分开、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个体和私营商业快速发展,中小型零售、中小旅馆、餐饮等几乎全由个体和私营企业经营。消费品市场呈现出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的态势。

二是经济体制向多元化转变。1950-1952年全市私营商业仍然占主导地位;“一五”期间初步形成了以国营商业为主,个体商业和集市贸易为辅的格局;1958-1978年形成了国有和集体商业企业一统天下的局面。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化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局面已经形成,截止2018年末,全市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企业已达1.78万户,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个体户已超过15万户;其中:私营经济企业的比重从1978年的2.0%上升到2018年的97.0%,国有和集体及相关企业的占比则由1978年的98.0%下降到2018年的3.0%。经营体制发生的根本变化是消费品市场最显著的变化,因此,吸引了多方有经营欲望的人们纷纷涌入经商大潮中,给消费品市场注入了生机和活力,并为其朝着多元化发展奠定了基础。消费品市场在机遇和挑战的进程中计划经济的痕迹已逐渐被日益成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代,并带动消费品市场走向了日趋繁荣发展之路。

三是流通渠道向多种渠道延伸。70年来,流通渠道已从单一的模式逐渐向多种渠道延伸。如今个体、民营商店遍布,从家门口的便利店,到各大商场的品牌直销;微商、团购、网上购物、电视购物让消费者的购物体验空间进一步扩大,让足不出户即可享受品质购物的体验变为现实;同时更有很多无人货架、自助售货机出现在“消费者购物50米”的距离之内;随着越来越多的新技术投入到零售业中,智慧零售的蓝图已经初见端倪;多种流通渠道引导消费,为市场和百姓提供了更多优质的选择和服务。

四是市场培育取得突破性进展。建国以后,城乡集贸市场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革除。改革开放以后,大力解放思想,肯定了集市贸易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必要补充,制定了一些鼓励城乡集市贸易发展的政策,使城乡集市贸易迅速发展。随着对外开放步伐的不断加快和国内市场经济环境的日趋改善,全市商品交易市场在扩大规模、整合资源、提升品牌形象、创新营销模式等方面又有较大突破,其服务经济发展、方便群众生活、加快商品流通方面的功能作用得到进一步增强。以剑南食品城、花园批发市场、毅德商贸城、万向汽车城等为代表的亿元市场成为商品集散的主要渠道,为区域发展竞争力提升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2018年,全市亿元以上重点商品交易市场15个,年末营业面积达到130.93万平方米;年末出租摊位数达到11358个,出租率为79.6%;年末成交额约206.16亿元。

总之,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全市经济社会发展走过了极不平凡的70年,改革成果丰硕,开放成就非凡。当然,70年来,也曾经受考验,艰辛探索。在每一次危机的挑战前,在每一次风险的历练下,市委市政府始终以改革开放为强大动力,接力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谱写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顽强奋进的壮丽篇章。当前,绵阳正处于加快建设中国科技城和西部现代化强市,努力在全省率先建成经济副中心的关键时期。我们相信,随着全市消费秩序更加规范,消费环境更加优化,消费市场一定会更加繁荣昌盛,对绵阳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将更加凸显。